http://www.51keepruning.cn

幫“北理工1號”減肥他給衛星穿上“帆布服”

原標題:幫“北理工1號”減肥 他給衛星穿上“帆布服”

幫“北理工1號”減肥他給衛星穿上“帆布服”

  右為張曉敏

幫“北理工1號”減肥他給衛星穿上“帆布服”

  “北理工1號”衛星太空展開模擬圖

  愛國情 奮斗者

  實習記者 於紫月

  科技日報記者第一次見到張曉敏,是在北京理工大學(以下簡稱北理工)的校園裡。採訪期間正值暑假,當大部分師生還在享受假期時,這位宇航學院教授依舊堅持天天到校“打卡”,即便他牽頭的“北理工1號”衛星項目剛剛圓滿收官。

  從18歲上大學起,張曉敏就開始和飛行器打交道。如今,48歲的他滿腦子想的還是“大氣層外的那些事”。

  過去30年間,他牽頭研制出我國第一顆專門為青少年研制的衛星“希望一號”﹔研制出小巧實用、應用廣泛的CAST100衛星平台﹔僅用9個月便將一枚承載多項新技術的“北理工1號”小衛星送入太空……

  不斷突破自我才最重要

  1989年,張曉敏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學(以下簡稱北航)飛行器設計與應用力學系應用力學專業。大三時,該校宇航學院第一次面向校內招收本科生。

  因從小就對飛行器感興趣,於是張曉敏提出了轉院申請,后成為北航宇航學院首屆本科畢業生。之后,他又在這裡取得了碩士和博士學位。

  2001年,張曉敏踏進清華大學的校園,開始博士后研究工作。兩年后,他博士后出站,進入現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下屬的航天東方紅衛星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東方紅)。

  “之所以選擇進入公司而非其他科研機構,是因為我想做點更實用的技術,企業會給我更大的舞台去實現這個目標。”憑此初心,他在這家公司埋頭苦干了15年。

  15年間,張曉敏從一名普通的技術員干到了總設計師,期間參與了“希望1號”、CAST100微小衛星平台等多項科研任務。

  2007年,也是張曉敏在東方紅工作的第4年,他承接了研制“希望1號”的任務。“這是我第一次承擔型號項目,那時有10余家單位、近百人參與到該項目中。由於工期緊、任務重,到后期大家幾乎天天‘膩’在一起,男人們在一起的時間比跟自己老婆孩子在一起的時間都長。”耗時兩年,這顆承載著新型計算機芯片、新型鋰離子電池等多項創新技術的衛星騰空而起,它也被列入2009十大科普事件。

  對過去的成績,張曉敏不願多談,他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“多聊聊現在”。“過去的成就是光環,也可能是枷鎖,甚至可能會成為讓人不願離開的溫室。”在張曉敏看來,過去的就過去了,面向未來、活在當下、不斷突破自我,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張曉敏這樣的表態,不是喊口號、說說而已。47歲那年,他做了令所有人都意外的決定——離開東方紅、入職北理工。

  “可能有人覺得,人快到50歲,已是准備退休的年紀,但我覺得自己還有很多潛力可挖。選擇去北理工,我的想法很簡單,就是想在另一條軌道上拓展人生,嘗試其他的可能性。”張曉敏說。

  就想做點和別人不一樣的

  張曉敏加入北理工時,該校宇航學科建設處在飛速發展階段,學校正嘗試將宇航工程實踐和技術創新相結合,探索工科人才培養的新模式。這也為張曉敏提供了大展拳腳的機會。

  2018年11月,並入“新軌”的張曉敏接到了第一個任務——牽頭研制“北理工1號”。

  作為北理工新技術驗証衛星系列的第一顆衛星,“北理工1號”究竟要驗証哪些新技術?以什麼形式驗証?這是張曉敏和他的團隊需要解決的首個難題。

  在宇航學院的會議室裡,張曉敏曾和團隊成員多次探討過“北理工1號”的技術清單。“我們的終極目標是,想讓衛星在保留功能的同時,盡可能輕一點。”張曉敏解釋道,“傳統的衛星大多使用金屬材料,如果能盡可能多地使用復合材料、柔性材料,便可將質量大幅降低。”

  順著這個思路,張曉敏提出了把衛星外觀設計成為“帆球”的創意。“不用傳統的金屬外殼,多用柔性材料,進而實現給衛星‘減肥’的目的。”他說,“我就想做點和別人不一樣的。”

  按照張曉敏的想法,發射前,衛星的主體薄膜球體將被折進一個“小匣子”內﹔當星箭分離后,衛星會自動充氣變成直徑為500毫米的球體。這看似天馬行空的創意,是否能成真?

  如今回想起來,團隊成員之一、北理工宇航學院副教授翟光還很為張曉敏捏一把汗。“張曉敏老師對技術研發很執著,也很有自己的想法。不過當‘帆球’創意剛剛被提出時,團隊裡很多人還是很擔心,畢竟太新了,大家怕實現有難度。”翟光說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